格兰仕家电出口量逆势增长近20% 开源芯片平台持续扩大

原标题:

今年1月至9月,家电出口量逆势增长近20%——

科技创新再造格兰仕

来源:经济日报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张建军

在新冠肺炎疫情对我国家电出口造成冲击的背景下,格兰仕凭借科技转型打造出的家电产品实现了外贸逆势增长。一方面凭借全产业链配套优势,最大限度释放产能,按时完成激增的订单需求;另一方面,其自主研发的智能家电芯片也成功摆脱了国外供应链影响,赢得市场认可。通过科技创新和“智造”落地,格兰仕掌握了应对全球市场需求变化的主动权。

在新冠肺炎疫情和经济增速放缓的双重压力下,全球贸易形势变得更加复杂严峻。面对因疫情加剧的产业链、供应链波动,企业如何通过科技转型化危为机?在业内有“微波炉大王”之称的广东格兰仕集团有限公司用实际行动给出了答案。

今年4月份,一家北美零售客户临时增加了十几万台微波炉订单,在接到需求信息后,凭借完善的全产业链制造能力和科学的评估手段,格兰仕一天之内就完成了整个生产评估,12小时内回复客户出货期,高效的工作效率远远超出客户预期,在短时间里完成了国外客户不断追加的订单。

经过20年发展,可靠的家电制造全产业链、完全自主的微波炉核心配套能力、不断进步的创新技术使格兰仕抵御住了疫情冲击。自2月10日全面复工复产以来,格兰仕的科技创新产品备受市场青睐,各生产线一直处于满负荷状态,光波炉、电烤箱、蒸烤箱、冰箱等订单逆势增长,今年1月至9月出口量保持近20%的增长,四季度有望继续保持逆势上涨势头。

科技新品备受关注

计算机会做饭?今年9月28日,格兰仕集团副董事长梁惠强在该公司“超越制造9·28”大会上,发布了科技家电新物种——会做饭的超级计算机A6。

这是继格兰仕今年推出一系列搭载自主芯片的产品后,在科技创新方面的又一成果。该产品由格兰仕深圳创新中心历时两年时间研发,并开辟了“算法烹饪”新领域。“A6虽然在外形上保持了家电形态,但它的本质是一台电脑,与常规家电的根本区别在于算法。”梁惠强说,格兰仕通过算法赋予A6全新的系统与内核,通过协同机器大脑、机器视觉、机器触觉、移动大脑等技术,可自动识别食材、精准控温、建立烹饪模型,达成最佳烹饪效果,并能创造出众多应用场景。

近年来,凭借微蒸烤领域几十年的经验沉淀,格兰仕科技转型硕果累累,其背后所代表的深厚研发能力让格兰仕跳出了家电框架的局限。

会做饭的超级计算机A6是格兰仕科技再造的一个缩影。日前,格兰仕一款应用了边缘计算技术的智能语音微波炉在“广交会”上受到关注,该款语音微波炉搭载格兰仕第一代自主芯片,通过边缘计算技术,使微波炉在未联网状态下也能实现智能语音操控。

在线上“广交会”举行期间,格兰仕还带来了一款搭载格兰仕第一代自主芯片“BF—细滘”的智能微波炉。“它搭载了业界第一个基于RISC-V架构的蓝牙芯片。”梁惠强说,这块芯片也是格兰仕从“芯”开始战略转型的初步成果。

据悉,格兰仕在去年“超越制造9·28”大会上,启动了“科技格兰仕”新战略,宣布进军芯片、边缘计算等高科技领域。当天还发布了全球首款物联网芯片“BF—细滘”。

智能制造全面落地

黄色机器手有节奏地摆动着,传送带依次向前,4条由机器人操作的智能生产线已全线启动,单线只用6.7秒就能生产出1台微波炉,从投料到产品下线一气呵成。这是记者在格兰仕工业4.0车间见到的场景。

工业4.0项目是格兰仕生产方式变革落地的主要载体。据了解,今年3月疫情期间,格兰仕增资近50亿元,仅用50天将一个老厂房改造成工业4.0车间,打造出年产能1100万台的健康家电工业4.0基地。该基地导入MES系统,实现柔性定制化生产,满足全球多样化健康需求。智能制造工厂的建成,与格兰仕20多年来打造的全产业链衔接,高效地保障了疫情以来快速增长的出口供应。

“格兰仕工业4.0工厂顺利投产,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它不仅涵盖了经营指标的增长,更涉及创新发展模式,以此促进企业高质量发展。”格兰仕董事长兼总裁梁昭贤表示,打造工业4.0智能家电智能制造示范项目,是格兰仕科技转型非常重要的战略之一。

在今年格兰仕“超越制造”大会上,格兰仕工业4.0智能家电制造示范基地项目正式与佛山市顺德区政府签约。据了解,格兰仕还将进一步推进全国工业4.0智能家电制造示范基地建设,未来3年将在广东顺德投资100亿元,扩建年产3600万台智能家电的工业4.0制造工厂,以智能化产品制造为导向,配备全自动化生产线,打造世界级智能家电智造产业集群。

开源芯片平台扩大

在格兰仕“超越制造”大会上,上海赛昉科技有限公司CEO徐滔发布了“惊鸿7100”,这是全球首款基于RISC—V的人工智能视觉处理平台。同时,广东跃昉科技有限公司CTO江朝晖在大会上介绍,跃昉科技正在开发的AI芯片系列“NB2—狮山”,其CPU架构应用了“惊鸿7100”芯片架构。

“赛昉和跃昉是上下游关系。”江朝晖介绍,赛昉科技不做芯片,只做CPU芯片平台,做系统级芯片的企业会利用该平台把整个系统级芯片做好,再去跟终端合作。

大会当天,格兰仕与上海赛昉科技有限公司、广东跃昉科技有限公司、上海摩联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知微创新技术有限公司、华芯微特科技有限公司、华南计算技术研究所、中山大学电信学院等开源芯片企业与科研机构共同发起成立了“中国芯”开源芯片生态合作联盟。

“任何时候越开放,就越强大。”梁惠强说,芯片是高投资、高门槛产业,造“芯”更需要集团作战,格兰仕一直在创新战略合作方式,构建产学研多维度开拓开源芯片生态圈。

“万物互联的5G时代,芯片是制胜关键。”梁昭贤说,抱着这份初心,去年格兰仕作为行业先锋,迈出了制造“中国芯”的第一步,成为全球第一个实现自主研发芯片的家电科技企业。事实上,在去年12月15日,格兰仕集团就与恒基(中国)投资公司、顺德区政府签订协议,三方共同在顺德建设开源芯片基地,打造芯片产业生态链。

开源芯片平台的持续扩大,要归功格兰仕“中国芯”上下游合作伙伴的不断加入。随着格兰仕工业4.0和开源芯片两大百亿元级项目在顺德的建设推进,格兰仕今年招聘超过1.4万人,包括1910名硕士毕业生和110名博士毕业生,覆盖智能制造、信息技术、数据研发、高级算法等多领域高科技人才。格兰仕从深度垂直的产业链进入一个更开放更多元的科技产业生态圈,扩展更多事业平台的同时,也吸引了更多合作伙伴为开源芯片制造提供技术力量。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