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岩谈数据要素的市场化配置:政府数据是首要资源 社会数据要确权

“中国企业数字化转型管理峰会”于2020年10月31日在北京举行。清华大学互联网产业研究院院长朱岩出席并演讲。

朱岩表示,中央已经明确把数据作为第五个要素提出来,“中国把数据作为一种要素,强调其市场化配置,应该说在人类文明史上会有一个划时代的意义”。

在朱岩看来,数据要素的市场化配置,首要的是政府数据,因为政府数据质量相对来说比较高一些。“比如工商注册的数据,税收数据等等,这些数据如果能推向市场,将会直接改变我们原来的产业、一些经济模型。甚至连保险基础的定价模型都会发生改变。这是非常值得关注的”。围绕着政府数据的开放共享,一定会有大量创造新理论的机会。

在谈及社会数据资源时,朱岩认为,其数据量要比政府数据资源量大得多,但这部分数据比较散、乱,缺少规则,这就需要培育数据经济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三新的基础在于要针对社会数据要素、社会数据资源,建立一系列的确权、定价、交易的模型”,他强调,没有确权,则没有办法保证数据的资产属性。“提升社会数据资源的价值,也有太多的课题值得我们去研究”。

在谈及数据隐私时,朱岩表示,我国更严厉的个人隐私数据保护法案正在制定之中,“我有幸参与到一些国家标准的制定当中,我们希望在下一步的数据资产化的过程当中,每个人的数据资产要得到尊重,你的健康档案,用手机的数据,这些要得到足够尊重”。

“不要像某些APP那样,正在谈人大附近的房价,再进新闻客户端,可以看到一堆人大附近房子的广告,因为他有了你的麦克风权限,使得你的手机变成了窃听器,这样的无底线获取客户数据方式,应该被严厉禁止,我们要罚这些企业,要制定非常严格的惩罚措施”,他强调。

以下为演讲实录:

朱岩:尊敬的王司长,各位老师,各位同学,大家下午好!非常荣幸参加人大商学院70周年庆的活动。我来自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互联网产业研究院,我分享一些我们对数字化转型的思考。

我从三个层面做介绍,从国家数字经济战略布局方面,看看企业的新机遇。主要侧重在硬件角度,从数据要素的市场化配置、经济发展的最底层的要素市场发生了什么变化,以及理论创新点在哪里。

从新基建过渡到数字化生产关系,先进的生产力需要先进的生产关系来匹配的,我们来讨论一下这种先进生产关系的基本特性会是什么样的。构建一个数字经济新规则下的二维市场模型,企业是如何来建立面向数字经济的模型的,社区型企业到底该怎么做,最后有一个小的总结和展望。

今年4月9日是中央第一次非常明确地把数据作为第五个要素提出来,刚刚结束的十九届五中全会上,对于这个问题进行了更加深入的强调。人类社会发展当中,每一次文明的更迭,实际上看到的都是一些要素分配机制的更迭,或者说我们手里所掌握的要素,发生着一些变化。这次中国把数据作为要素,强调其市场化配置,应该说在人类文明史上会有一个划时代的意义,对于我们的价值绝对不只是一份中央文件的价值。

当然,在有了数据要素之后,我们也会看到其他的要素市场,一定也会跟着发生变化。比如说土地要素,尤其像农村土地,如果有了数据要素之后,农村土地要素到底还会发生什么样的一些改变,这不是我们今天要讨论的话题。只是说数据要素和其他要素相互作用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个课题。

我这里只是把数据要素相关的这三条列在了这里,国家在这份文件里所讲到的,数字化转型是资源基础,也是理论性的基础,我们要去通过数字化转型,从数据要素当中挖掘价值出来。我们不再只是从石油、天然气、土地、资本这样一些传统要素当中去挖掘人类文明,而是要从数据要素挖掘。

对于地方政府来说,政府官员做土地财政的知道怎么做,现在突然告诉他做数据财政,没有几个政府官员能明白怎么做数据财政,当然理论界研究的一个目标,应该是推动全国乃至全球逐渐地走向数据财政,我们不再从传统的土地,这样一些资源的开发上面获取价值,而是要融合,和数据融合,创造出更多的基于数据的大量价值。

我们也看到,信息化和数字化是两个概念,信息化更多的是向内,数字化更多的是向外。一家企业做信息化可以了,数字化一家企业做有价值,但是并不是特别大,真正的价值要体现在整个产业链和产业生态上,所以这是在产业链和产业生态上数据要素发挥作用的结果,能够在这个链上创造出更大的价值来。

数据要素市场化配置,首要的是政府数据,政府数据质量相对来说比较高一些。比如工商注册的数据,税收数据等等,这些数据如果能推向市场,将会直接改变我们原来的产业、一些经济模型。甚至连保险基础的定价模型都会发生改变。这是非常值得关注的。

7月25日,深圳出台了深圳数据条例,北京市相继推出北京市数据市场化配置方案,市长曾经说过,逐渐地把北京市所掌握的大数据推向市场,那些传统企业就看你会不会用这些数据了,要是不会用,很有可能下一个被颠覆的就是现在如日中天的这些企业。

因为政府是掌握着数据资源,要素核心调配还是在政府手里。我们要把政府数据开放共享,当做下一步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问题来回答。当然也要从理论上去寻找相应的支撑和答案。现在要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这样一种自信不是来自于单纯我们对于自己在抗疫当中所取得的成就的满足。

在这样一个世界经济重塑之下,我们已经抄无可抄,原来经济管理可以抄MIT、哈佛、华尔街、硅谷,现在我们即将面对的这些产业数字金融等等相关问题是人类从来没有遇到过的,这正是商学院的担当,我们应该去开创这样一些理论上的新领域。

围绕着政府数据的开放共享,我们一定会有大量的创造新理论的机会。当然更大量的数据是社会数据资源,这个量要比政府数据资源量大的多,这部分数据比较散、乱,缺少规则,需要培育数据经济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三新的基础在于要针对社会数据要素、社会数据资源,建立一系列的确权、定价、交易的模型。没有确权,没有办法保证数据的资产属性。提升社会数据资源的价值,也有太多的课题值得我们去研究。

既然数据已经变成资产了,确实需要更完善的数据隐私保护制度和安全审查制度,我们现在的消费互联网前面25年的发展,这方面做的远远不够,从1994年到2019年,这25年的时间,我们承认消费互联网对中国经济带来了巨大的贡献,也创造了新经济的奇迹,但是我们看到在消费互联网时代,它是以流量为核心的,以流量为核心的这样的消费互联网,难以建立以信用为核心的交易体系,所以大家可以看,我们现在的很多电商平台、交易平台,承载一些小额交易还是可以的,但是真要承载一些大额交易,因为缺乏以信用为核心的这样的一整套的技术体系,导致很难去做。

我们下一步产业互联网的发展,应该以信用为核心,不再是以流量为核心,以信用为核心的这样的产业互联网是数据资源开发利用的重要抓手,也是我们的一个重要的工具。

在过去的25年的时间里,我们也看到很多互联网企业在收集客户数据上面没有底线,这个也是我们需要下一步发展产业互联网的时候,必须要注意的。大家也看到了GDPR,2018年5月份在欧洲推出。

中国更严厉的对个人隐私数据保护法案正在制定之中,我有幸参与到一些国家标准的制定当中,我们希望在下一步的数据资产化的过程当中,每个人的数据资产要得到尊重,你的健康档案,用手机的数据,这些要得到足够尊重。不要像某些APP那样,正在谈人大附近的房价,再进新闻客户端,可以看到一堆人大附近房子的广告,因为他有了你的麦克风权限,使得你的手机变成了窃听器,这样的无底线获取客户数据方式,应该被严厉禁止,我们要罚这些企业,要制定非常严格的惩罚措施。

社会财富资源发生改变,需要数据创造更大的财富,怎么做?国家最近半年数据都是成体系、成套的,很值得我们欣慰。工信部等等这些部委真的做了大量的工作、思考,才能保证政策体系完善性。

4月7日,发改委、网信办印发了“上云用数赋智”,数字化企业、数字化产业链、数字化生态分别做了描绘,通过三个层次能够把数据资源充分开发利用,云肯定是未来,云肯定能给我们带来巨大的改变,但是现在中小微企业,往往在政府推动之下,变成为了上云而上云,为了数字化而数字化,没有必要走这样的形式,真正帮助中小微企业解决痛点问题,上云把研发、生产、经营销售服务,等等业务全部数字化了,有更智能的供应链了,但是小微企业还有三本账呢,都透明了之后,怎么办?可能不知道怎么经营了。

从根本的制度设计上替中小微企业思考,为什么上云呢?为什么要做数字化产业链呢?我们要从金融视角看一看,恐怕更容易来找到答案。现在中小微企业遇到的最大问题是没有钱,有钱就能活下来,现在状况非常严峻。中央出台了N多政策,要为中小企业放水,资金要解决企业贷款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哪有那么容易,水根本流不到饥渴的秧苗那里去,原有金融体系,无论美国还是中国,都是以主体信用为核心。主体信用要做3A评级,要抵押,要担保,房子、被子所有能抵押的都已经抵押完了,以灵活性著称的中小微企业,主体性信用没有任何优势可言,银行没法放款,风险谁来担。现在银行放贷是终生追责制,对信贷员要有保护才可以。

沿袭原有这样一套体系,不可能解决得好中小企业贷款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我们看一看,通过上云,通过上链,能够干什么事情呢?实现了对中小微企业的动产穿透,动产是什么?订单,最值钱的除了房子、车子之外,就是订单了,但原来的订单不可信,我们两个随便签一个单子,从银行骗来钱之后,单子一扯,银行风险就非常高了。我们现在通过上云,要穿透这些动产,中国动产规模80万亿以上,“上云用数赋智”,把这些用原有金融体系难以服务的这样一些资产,能够真正变现,帮助他创造价值。

我们对某个药品流通企业做了这样的企业,药品流通企业2A-评级,90%负债率,不用说了,商业银行肯定不会给贷款,流动资金马上断裂,就要倒掉了,我们对它的单据做了一些分析,通过上云上链,有12亿应收,因为缺少数据资产化和动产数字化的基本理念,没有足够的数据来做支撑,我们一整理下来,这12亿里边恐怕真正能做ABS,连1亿不到,需要用上云、上链方式,怎么能够提升资产的这部分应收水平,如果我们能提升上来之后,我们知道这个时候我就能做ABS,清华这边称作TABS。做来这样的ABS之后,这个企业贷款融资难问题,可能就能得到解决了,当然同时也是这家企业的管理的提升的一个过程,因为要改变它原有的那套医药代表的管理方式,也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今年3月份,我们第一个资产包已经拿到资本市场交易,给出的利率是4.5%,已经是基本解决了贷款难问题,但是小贵,已经不算贵了,跟小贷比起来。紧接着第二个资产包推出来的时候,市场给出的基本上是3.45%的利率了,等同于银行的基准利率,我们就把以交易信用为核心的这样一种新的金融服务体系,逐渐地建立起来,正是基于这样的实践,给中央企业相应的政策建议。

我这个研究院也是清华国家高端智库之一,我们称作产业数字金融。这六个字11月份准备跟工信部中小企业司联合推出服务于中小微企业的产业数字金融,怎么能把这样的理念真正地让中小微企业得到好处,“上云用数赋智”一定改变着原有体系设计,应该是这样的主体信用体系,应该是原来的投资贷款模式,现在不见得是这样的。

尤其中国新基建发展,带来了新的巨大的发展机会。新基建的价值不用多说,这里来看,大家一定要注意,投资多样性,非常值得我们关注的要点,从投资主体的角度就要做大量的创新,以5G为例,如果5G完全由运营商投的话,算一算,能够算得出账来,这些运营商恐怕太难盈利了,尤其是在2C,肯定要在2G、2B上取得突破,怎么突破?属于制度设计层面的变革。

怎么来做?跟大家探讨,比如5G基站耗电量很大,要五六百万基站,比4G多十倍,中国移动2018年电费大概120、130亿,如果增加十倍,意味着一年电费一千亿以上,中国移动2018年利润也就是1200亿上下,光是电费可以把利润全部吃光,我们有没有可能创造一种叫做经济上的微蜂窝,基站密度比较密,一个大型小区可能四五十个基站,这些基站能不能由某些地产商来投资建设,参与运营这是经济模型的微蜂窝,如果他们能够参与运营的话,为什么不怕赔钱,因为他做的产业互联网,可以跟小区其他服务叠加在一起,他运营这50个基站,赚的钱比中国移动运营要多。这是2B、2G。在这个层面上创造出新的价值。新基建让我们去建立这些新的运营模式,而不是仅仅是万亿级的投资,这也是想跟大家探讨的一个话题。

对于融合基础设施而言,我们更看到的是整个城市经济运行的基础规则的改变,这个也是在无论是电力,还是交通,还是能源等等方面,即将发生的变革,我们给北京市提的方案里,讲到北京公交,在工业时代的时候,已经习惯了,靠财政补贴的商业模式,一年北京市要补贴150亿以上,这是数字时代,我们要做数字化转型,这样的城市基础设施完全可以变成政府的财务收入来源。因为有一天一千万人次的乘车量,有三万辆公交车,12000个展台,几千公里的运营里程,这样一组数字,数字时代还在那每年一百五十亿花财政的钱是不是模型上出了大问题。我们要改变这种模型。一旦我们改变这样的融合基础设施的话,就知道了,改变是这座城市的商业资源的优化配置,这是更值得我们其思考的。

创新基础设施,我们国家最近高度重视创新,五中全会报告里面,应该是对创新是提到最多的词语了,这方面不展开说了,我们只是看到了,那里边协调有太多的制度体系设计问题,比如现在高校正在破围,本身就是一个创新制度体系的建设问题,我们原有人才培养,是知识慢慢堆,学到80岁也学不完现在人类所创造的所有知识,创新的人才培养应该是什么?应该是教授要有本事,直接把学生带到最TOP的位置上,告诉他们边界在哪里,然后逐渐地把需要的知识来补充到。

我有一次跟马斯克聊天,我问,你改造火箭,火箭动力学学过吗?他找了一本书《火箭动力学》,这本书我已经读了一半了,已经走到今天这样,我们是怎么学火箭动力学,也没有弄出来马斯克这样的猎鹰火箭,这是创新教育体系的一系列变革问题。

从根本上来讲,不仅仅要有硬的产出,更要有软的制度设计、生产关系设计,与先进生产力匹配的生产关系,DCEP最近炒的比较多,货币是最基础的生产关系,一旦DCEP在全球大面积推广起来,不是数字人民币到底要干什么,这是人类生产关系变革的根本性动力所在,是货币交易的手段,人和人之间,企业和企业之间,交易的途径、手段发生改变了,整个生产关系也就要发生根本性的变化了。

2018年5月,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两百周年大会上特别强调,中国的理论创新在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匹配上,要做大量的经济管理理论上面的创新工作。我们要探讨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到底怎么形成一种互相促进的关系。

把我们这边做的数字化生产关系研究的结论跟大家分享一下。总结了一下现代一些能够去释放数字生产力、创造力、潜力的生产关系的三个特征。

首先是透明,没有透明就没有公平,原来ERP实现从下到上的透明,领导能看到下边,上对下的透明,不仅仅是ERP能解决得了。这是工业时间所形成的层级化、智能化的适应于大规模生产协作的生产关系所决定的那种束缚,首先要敢于突破一个组织内的数据壁垒,要建立数据透明,否则就有大量的劣币驱逐良币的产业生态,中国现在若干细分的产业生态,恐怕都存在着劣币驱逐良币的生态。以信用为核心,建立产业互联网,所以全员可信的一套新体系,新的生产关系,这是必须要建立起来的。我们可以用区块链,也可以用其他的各种计算技术,来保证这种对等性。

我刚才也说到了,金融体系的一些基础规则,也会因为全员可信发生改变,金融最核心的就是信用、杠杆、风险,这三个方面如果因为数字化发生改变,金融不变才是怪的。

身份的对等,对每个人大脑的尊重,现在人口红利时代并没有结束,因为我们每个人大脑潜力无穷,生理学家研究表明,一个正常人一辈子下来大概只能开发大脑的20%-30%左右,这么好的一部分计算机最后只能用了20%、30%,太可惜了。这是一种多么巨大的社会资源的浪费,我们应该在数字时代让人生如意十之八九十,14亿中国人将干84亿人的活,真正的人口红利时代就到来了,我叫做智慧人口红利,而不是劳动力人口红利。

消费互联网到产业互联网到数字经济,搭建是以新信用体系、新制度体系为核心,这样一种新的社会生态,不仅仅是经济生态,无论清华还是北大、人大商学院,做经济理论研究的学者,有这样的好时代,有这么多的案例,有这么正确的方向,我相信一定能够在这个时代里开创出更多的经济管理相关的新理论。让我们的理论自信在经济管理这个领域里能够真正生根发芽。

我们所做的企业二维模型,区块链所要解决的不只是P2P,只有制度体系才能解决P2P问题,用制度和价值体系才能解决P2P。

我们企业要构建自己的虚拟数字孪生,两者融合在一起,形成了对未来的数字经济的这种支撑。具体的做法有很多需要我们进一步探索,今天时间关系只是把这样的模型放到这里,今后可以跟大家再进行更深入的探讨,而且它适应的是这种网状,而不是原来的树状结构,树桩结构所能解决问题是工业化分工协作问题,网状结构是要解决前面讲的这样一系列的新生产关系问题。

用两个公式总结一下今天的发言。

互联网乘传统产业等于重资产的轻资产化经营,不是说重资产不好,重资产非常好,只不过重资产的使用方式发生了改变,我们需要去用轻资产化的方式经营它,要注入数据资产、数据要素,有了这种数据要素注入之后,重资产的经营模式,无论是化工还是能源都会发生革命性改变。

互联网乘传统产业等于利用网络规模经济创造价值,我们从原来的生产型经济一套理论,过渡到以信用为核心的网络规模经济的一套理论,需求方的规模经济理论,不再是供应方规模经济理论。

有了这样的两个公式,我们就能够去看到未来起码在我们的经济理论创新、商学院的理论创新上面,能够努力的方向。

最后,衷心地祝贺人大商学院所取得的成就,祝贺毛院长为人大商学院所做的一切的卓越贡献,我们也期待着清华能能跟人大一起,在数字经济时代用数字创新,启动高质量的经济双重发性。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梁斌 SF055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